欢迎你光临老男人精品网站,请按CTRL+D收藏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泡妞约会 >
热门搜索:

女朋友太瘦都不敢压上去/公司老总在车里

来源:老头网 发布时间:2020-05-22 16:17:21

    手电筒的照射下,他的眼睛又黑又黑。他看着我,温柔地说,“是个男人吗?”

 

    牢房里的女囚犯也听到了我的声音。突然,一群女囚犯在美丽的女囚犯后面冲了上来:“男人!是个男人!”

 

    直到那时,我才意识到我有麻烦了。

 

    一只手迅速从牢房内的铁栏杆上伸出,抓住我的裙子,用力把我拉了过来。我不准备被她拖到铁栏杆上。我清楚地看到拉我的女人是美丽的女囚犯。她嘴里喊着:“伙计!把它给我!男人!”

 

    在监狱里,锅爆炸了,尖叫声不断响起。他们都歇斯底里地哭着,像鬼一样尖叫:“是个男人!是个男人!”

 

    牢房里的女囚犯被推到栏杆前。白脸和咧嘴笑着的牙齿对我嚎叫。我只感到心悸和颤抖。我不能马上移动。问题是有几只手伸出来抓我,一些抓着我的胸部,一些抓着我的衣领,一些抓着我的手把我拉进牢房。我被紧紧地拉在栏杆上,像耶稣的大哥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,无法动弹。

 

    耶稣兄弟只有几根钉子,但我有十几只手。

 

    这群饥饿的女囚犯脸色苍白,有些开始动手,我拼命想推却推不动。

 

    这群女囚犯,没有思想,现在在他们眼里,只有动物的欲望。

 

    我的衣服被撕成碎片,尖叫声无时无刻不在。我旁边的女警卫已经反应过来,拿起警棍敲了敲女人的手:“放手!放手。放开一切!”

 

    然而,双手被甩了回去,立即伸出来:“男人们!我想要一个男人!”

 

    我的恐惧让我不停地推开那些手,但没有用,我无法挣脱,我的衣服也被撕成碎片。

 

    几名女狱警走了过来,像男狱警一样。女狱警足够强硬,没有使用暴徒。他直接击中栏杆内疯狂的女囚犯的头。不管他的头有多硬,他都无法抗拒指挥棒的击打。奏效了。女囚犯一个接一个后退。

 

    只有一个美丽的女囚犯坐在我下面,仍然绝望地抱着我。

 

    男狱警将警棍伸入栏杆。我喊不,太晚了。一根棍子狠狠地打在美丽的女囚犯的前额上。立刻,血从前额流到脸上,她的手不停地拉着我。另一根棍子掉了下来,她倒了回去,我身上最后的镣铐也打开了。

 

    我的衣服被撕破了。我转过身,握了握手,拉上拉链,抬起头。李琪琪敬畏地站在我面前,双手捂住嘴。这种场景甚至吓到像我这样的大师,更不用说像小羊一样的小女孩了。

 

    于雪梅

 

    在女看守的威胁下,监狱终于平静了下来。年长的女看守拿着手电筒,看了看牢房。然后他们看了看我。我上身赤裸,腹部和腰部沾满了血。这个美丽的女囚犯被殴打后,额头上的血吸引了我。女狱警命令道:“把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带到医院去!”

 

    “是的!”以前我对她说这件事还半信半疑,现在我还是半信半疑,毕竟把一个人送进监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但是如果被带进来,这个人绝对有可能会被折磨致死。

 

    我说我很好。

 

    他们把我推到楼下,把我放在安排好的车上。

 

    在公共汽车上,我大吃一惊,想起了马杰告诉我的话。两年前,一名男子被送进监狱并被折磨致死。到达市立监狱医院后,一名男医生来给我检查。他确实很好。然后他洗掉我身上的血离开了。

 

    医生离开后,带我去医院的女狱警进来问我是否还好。

 

    我说,“没关系。那不是我的血。对不起。半夜的麻烦使你来到医院,四处游荡。”

 

    她扔给我一件长袍,说,“我希望我知道。”

 

    我穿上它,激动地说:“监狱里的这些女人太渴了。”

 

    女狱警给我倒了热水。听到这句话,她紧绷着脸说,“我也是一个坐牢的女人。你也在骂我吗?”

 

    我迅速道歉:“不,不,我是说女囚犯。”

 

    她说,“好好休息,如果需要什么就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

    当她转身出去的时候,我问,“嘿,那个破脑袋的女囚犯来了吗?”

 

    她走出来说,“就在隔壁。”

 

精彩图文

新闻

奇闻

情感

生活

编辑推荐

随机推荐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滚动新闻 | 广告服务 | 微信订阅 | 网站专题
CopyRight © 2011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501847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