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你光临老男人精品网站,请按CTRL+D收藏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 >
热门搜索:

全国解放后:杜聿明将军被特赦后的沉浮人生?

来源:老头网 发布时间:2019-08-12 10:44:09

 

【历史故事 革命故事】全国解放后:杜聿明将军被特赦后的沉浮人生?(背景材料)1949年,天津打下来后,陈长捷成了战俘。北平和平解放,傅作义被安排为水利部部长。
    黄济人:时任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的陈长捷在功德林改造时期,不止一次骂傅作义:“要我死守天津,战至一兵一卒,他却贪生怕死,在北平搞和平起义,我算是把他看穿了,一个不仁不义的家伙,一个不知羞耻的东西!”每次骂到这里,站在侧旁的原国民党十二兵团司令黄维总会添上一句:“你不在天津硬打,他在北平的谈判桌上就没有筹码,所以,他还是一个玩弄权术的政客,一个损人利己的小人!”在水利部身居高位的傅作义,自然听不到这些议论。周恩来宴请获赦人员第二天,傅作义单独宴请陈长捷。
 


    陈长捷姗姗来迟,甩出冷冷一句:“按照我过去的脾气,今天是不会来的。”傅作义哈哈大笑道:“你我是保定军校六期的同班同学,你的火暴脾气,我还有不知道的么?好在你通情达理,大人大量,所以我必须告诉你一句话,这是埋藏在我心里长达十年的秘密。”陈长捷依旧沉着脸:“有屁就放,有话就讲。”傅作义神色凝重起来:“天津战事,我应当承担全部责任。由于我的犹豫,造成一战一和,既给天津人民带来灾难,也给同窗挚友带来不幸……”听到这里,陈长捷的眼眶湿了,他主动伸出手来,与傅作义握手言欢,尽弃前嫌。
 
作者:《小康》记者 谈乐炎
部分内容参考黄济人《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》、沈醉《我这三十年》等
  杜聿明、黄维、沈醉、文强等一大批留在大陆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从被俘及至获赦,身体上的自由并没有带来精神上的解脱。他们面临回归社会、重建生活、实现价值等多个“战场”,命运沉浮令人唏嘘
  65岁的黄济人每每看到案头上那本《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》,总有一种“言之未尽”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  30年前,这本书一经出版就轰动海内外,让身为作者的黄济人始料未及。《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》是国内第一本记录国民党战犯的书籍,它突破题材禁区以国民党军官为主人公,记述了原国民党军事将领、特务头子、党政要员等在功德林战犯管理处的“改造”经过,在黄济人的笔下,国民党军官不再是影视作品中面目狰狞、不可一世的形象,相反,他们也曾在抗日战场挥洒热血,也有儿女情长,以及对战败者角色的“痛定思痛”。
  “战败者”这个词对于黄济人来讲一点都不陌生,他就是一名战败者后裔,黄济人的父亲是原国民党十六军少将副军长黄剑夫,守备川北重镇阆中古城时,黄剑夫最终挂出白旗,缴械投诚,后加入解放军,而他的舅父,则是被蒋介石称为“邱老虎”的国民党青年军整编206师少将师长邱行湘。
  遗憾的是,《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》只写到国民党战犯“改造”就戛然而止,而这些人获赦后的人生境遇却不为人知,“新生后的他们面临回归社会、重建生活、实现价值等多个‘战场’,况且他们还遭遇了‘文革’的冲击,经受了改革开放的洗礼,命运沉浮令人唏嘘。”黄济人说,这些都让他觉得有续写下部的必要。
  虽然下部写作只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,但写作素材却早有积淀,在完成上部后,黄济人经杜聿明等人介绍,被借调到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办公室工作,得以亲身与杜聿明、黄维、沈醉、文强等一起共事,从而获取了续写下部至关重要的第一手资料。 
  “如今父辈这批人都走了,我应该还原真实完整的历史。”黄济人说。

精彩图文

新闻

奇闻

情感

生活

编辑推荐

随机推荐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滚动新闻 | 广告服务 | 微信订阅 | 网站专题
CopyRight © 2011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5018470号-1